缓蚀阻垢剂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缓蚀阻垢剂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英才杂志分众华视化敌为友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22:48:11 阅读: 来源:缓蚀阻垢剂厂家

一项参股计划,让户外媒体领域的两大“敌人”变成了“朋友”。

2010年12月30日,分众传媒斥资以每股3.979美元的价格,合6100万美元认购华视传媒15%的股份。

为了表达诚意,分众传媒董事长兼CEO江南春所拥有的实体JJ Media,与华视传媒CEO李利民所拥有的实体Front Lead还分别认购了约400万美元的股份。

“过去,我们多次为了抢客户碰面,甚至很多次是彼此做出的提案前后脚送到了客户手里,那语言可都是竞争性的”,李利民向《英才》记者坦承他和江南春的微妙关系。

也许,正是这种“贴身肉搏”才让双方在一年多前便有意向坐在一起谈合作。

一个是最大的户外固定媒体,一个是最大的户外移动媒体,试想,一个潜在广告客户,在分众和华视的排他性营销之下,最终只可能与一家签订一个较小的单子,比如10万;但是,如果分众与华视联姻,客户极有可能看中在楼宇、商场和公交、地铁能联动的广告投放价值,而签订比之前稍大一点的单子,比如12万。

当“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”的关系确立后,双方将抱团争抢其他的户外媒体广告市场。过去,银行和汽车是分众传媒的大客户,快消和日化品更青睐华视传媒,未来,他们将是两家共同的客户。这也正是江南春与李利民最想要的。事实上,据李利民透露,双方已经在一些项目上展开类似合作。

不过,值得注意的是,参股,在中国户外媒体的资本历史上极少发生,绝大多数都是全资收购。在特定的时机、采用特殊的手法,暗藏怎样的商业逻辑?

就在江南春出手的三天前,华视传媒与旗下子公司Vision Best向数码传媒集团(DMG)前股东提起诉讼。多家机构被指在华视传媒收购DMG的过程中涉嫌虚假包装财务报表,粉饰DMG的业绩,使华视传媒出高价购买。

2009年10月,风传主营地铁传媒的DMG正要上市之际,主营公交媒体的华视传媒以总价1.6亿美元收购了DMG,在当时还被誉为珠联璧合、抄底收购。

“这场收购给我们敲了个警钟”,李利民坦承,未来对于财务数据一定要谨慎,要做更专业更细致的尽职调查,不能是对方提出一个财务报告和数据就相信了。

这样的反思与江南春谈到收购玺诚案时惊人的相似:收购过程中,我们没有做过一个恰当的尽职调查,第一,因为我们是竞争对手,它不让我们做尽职调查,怕我们了解清楚了不买;第二,它自己就要去美国上市了,如果成功,还可以融到1亿多美元,它就有更多的底气跟我们打。

如今,一个貌似“买贵了”,一个则彻底“买错了”,2008年底,由于玺诚的运营每况愈下,只有“不要了”。

户外媒体,曾经是资本市场的弄潮儿,分众传媒在上市后的两三年间累计收购了60多家公司,当时江南春的逻辑是,当分众处于市盈率25倍的水平,以6-10倍溢价收购一家公司以后,马上可以提高每股收益率,推动股价。

最终,合并报表式的资本泡沫破裂,分众传媒回到了剥离非核心业务的道路上。

事实上,华视传媒也在争做资本市场“快鱼”,曾高价请来德勤,就为在三年内上市。“IPO之前是讲故事、讲未来,今天是讲实实在在每季度的数据和今年的预期”,李利民认为,户外媒体广告市场过去三四年的大浪淘沙,剩下的几家将褪去浮华,更加专注于如何为广告主带来更大的价值。

其实,查阅分众传媒、华视传媒、航美传媒三家在美上市的户外媒体股价与财报,会发现,三家的股价也在资本泡沫中经受洗礼。从上市后开高到跌入谷底,又渐渐回升,像是由“感性”回归到“理性”。事实上,分众对于华视选择参股,而不是收购,也正说明了户外媒体市场需要更多的安全感,而不再是冲动与冒进。

如今,分众传媒股价约23美元,估值约30亿美元,其他两家中,航美传媒股价和估值仅分别为7美元、4.63亿美元,而华视传媒股价4.65美元,市值仅2.45亿美元。

“我们被严重低估了”,在新一轮的合纵连横之后,李利民决心用未来的业绩增长证明这一点。

合战天下破解版

梦大富豪

探险家手记手游

命运战歌破解版无限钻石